为了集中共识的力量,公正同盟群2群已经爆满,开始建立公正同盟3群,请同志们看下面的短文,感觉有共识的请加入本群。声明:下文所提出的论点和论据均是建立在迫切完成左翼事业目标和完成过程的阻力和障碍的这一实际情况而提出的论点和论据。脱离了银河国际娱乐中心,“左翼事业目标和完成过程的阻力和障碍”这一要素而在文章里切割段落拿来搞批判的和为了观点而观点的空洞交流,本群人员该不奉陪,敬请理解!对于真心围绕目标和实际过程的探讨交流的,我们热烈欢迎!是错误的,我们虚心接受并改正。建设“公正同盟”群的目标:具体的是把左翼的社会形象打造得更正面些,做成QQ群里的左翼标杆,即:我们是一群有着深度思想的,有素养要求,有独立见解,政治上有丰富马列毛理论和群众立场的爱国者。这一公正良好形象必须赶紧从内部到社会上广泛建立,时不我待。其次就是通过共识把拳头合拢后针对当前的法律党和南方系的反扑进行专项斗争,在这一斗争中乘机发展和壮大左翼力量目前,我与许多同志在实践研究上有个共识,那就是用邓理论来反击邪路改革开放论,这点是从过去三十多年左翼运动的历程实践的总结中得出的,但许多人还是转不过弯弯,也许本群里的同志们也转不过来。我们的认识是,过去和当前我们一直就是在“白区”的环境,我们的统战运用受到了当前民情并不是文革时期的限制,缺乏深度的对白区民众的认识,错以为我们还是在文革时期的民众基础,不晓得时下的民众早已被他们的思想教化,结果就是我们连自家亲人都难以说服和灌输,也就造成实际运用上我们反邓,骂邓,倒邓的态度客观上导致我们的确很难面对民众,当然批评邓我认为是可以的,是正确的,但不要去主观揣测个人动机,批评其错误的就可以了。但问题是出在我们的作风不是一分为二地客观批评,而是一边倒的“口号式”倒邓,导致民众和敌对势力抓住我们这样的作风缺点和极端认识,说我们是“文革余孽”,这样使得我们离当前的群众渐行渐远,原因是我们没有话语权。被边缘化和妖魔化几十年就与此相关,我们的言论不能更多地渗透媒介也与此相关。当前面对西派的法律党和南方系的两侧同时的反扑,我们应好好思考,毛主席的把私有制改革成公有制,对外建立一百多个国家关系的开放政策,是如何被他们偷换概念?我们为什么要如此死板。为何不用邓理论中有利于我们的部分来解释我们的改革开放,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是在民众面前,在媒介面前我们不是那样传说中的极端,不是那样的喜欢乱喊口号,乱批人,乱骂人,相反我们是一群有着深度思想的,有素养要求,有独立见解,政治上有丰富马列毛理论和群众立场的爱国者。这一公正良好形象必须赶紧从内部到社会上广泛建立,时不我待。二是我们从此可以大胆地光明正大地大举我们所要的邓理论。极右要实现改革开放,刚开始要用邓,阉割其四项。现在什么也不要了,准备裸奔了。我们过去不要,现在不能不要,要什么呢?要我们独立自主的改革开放,要坚持四项的改革开放。这样的思想战线局面就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贴身肉战,我们的统战就能发挥作用,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阶级,并在这一过程中传播左翼思想。他们过去用邓压毛,尽管他们目的没有达到,但步骤上不可能重新再来,于是只能用完了就抛,现在我们拿起他们过去承认的来反击他们,因为这样有他们教育过的群众基础,我们只是将此逐渐修正,加上面对他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的重集团围剿的特点,我们的贴身近战反而扬长避短,并从中得以在混乱局面中向群众散播左翼思想,为今后形成社会上的左翼思潮打下了基础。三是从更大的角度来看,我们没有去人为隔断社会主义革命史、党史和国史的递进传承,对于后人的教育和交代也大有好处,从而让党的历史生命体现出应有的历史上的完整性,从而避免了帝国主义妄图从历史上切割分段,并分而击之的可能。当然坏处有吗?也有,那就是我们很多同志也许内心很难承受这样的转变,就象当年我们很多同志一下子要叫老蒋叫做“蒋委员长”而恶心,主席只有带头叫了,很多同志是不是也要把主席当作是投降主义呢?教条式的理解和判断当然就会有人说我们是向修正主义投降,不,绝对不是,我们要保持自己的独立自主,在什么方面的独立自主?就是在社会主义的人民大众的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这个是核心。实现这样的战略目标,有些拉锯和反复是不正常吗?那些蛊惑别人武装革命的不是头脑短路就是别有动机。话说回来,战略目标并不是现在的目标,要实现战略目标首先要打败两个资本集团,一个就是妄图让我们变成利比亚模式的歹毒西化集团,一个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修正集团,目前他们已经不是铁板一块成为共识,对于前者应该是集中所有国力和民智坚决的聚而歼之,并在这一斗争过程实现另一个战术目标,即为壮打左翼思想从而壮大和发展左翼力量。对于后者则是在与西派斗争过程中通过不断深入地统战运用达到分化,再分化的效果,直到正面的敌人彻底失败,那么后者的分化随着时间和革命的进程就完全有可能被孤立为最后一小摞,那时候发起解放的战斗就有条件了。最革命者们往往省略这些过程,也不看看自己的力量几何,不管身处什么环境,直奔战略目标,把革命变成头脑发热的想当然,感觉像吃饭放屁那样容易。把民情,党情,政情,世情分析和研究透彻,再结合我们的理想目标,就会感受到我们的过程是一定有反复和拉锯的,是典型的要走“弓背”,而不能走“弓弦”。迂回不是单指军事斗争,也同样适应于思想战线的斗争,进退是辩证的,围绕目标进行的战略战术,主席难道没有思想战线上的进退伸缩的战役吗?反围剿时期思想战线上是退守,遵义会议是相持性的进攻,延安则是大踏步地进攻。目前如果死抱毛邓死敌理论之地,那么就会人地两失,所以先存人,存种子,这都是为了以后的人地均不失,退一步就是为了更好地前进。而不是所谓地逃跑和投降,如果还是这样的理解不是左倾盲目就是别有动机。什么动机呢?妄图让左翼继续来个三十多年的几乎是原地踏步走的结局。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左翼三十多年的被边缘化和被妖魔化的事实,我们发现这是里面含有了阶级斗争的性质表现,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通过修正集团分化出来的代理人,故意在左翼里搅乱局势,让左翼自己把自己的光辉革命历史和党史阉割,造成类似列宁,斯大林及其后面领导人的部分对立和全部对立,一人倒掉,全部垮掉,最后都不是好东西,自然解体。所以我们认为木马早已植入。具体路径是改开造势捧邓压毛,尔后在来抬XXX压邓,对邓采取彻底的抛弃。分割毛邓,一人倒其他也无法立,更别说是以后的领袖,这对我们自己很难感受到,但对外来说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想方设法迫使他们对立阶级化,形成两大认识集团互相搏击,结果无论是谁占上风,造成的事实就是共产党没有完整的历史,苏联完蛋,所有历史人物一起完蛋(唯独列宁边缘化,用邓压毛企图没有实现,但最后不排除像列宁一样边缘化),这样国体也就非法了,至少是不合理了,否则怎么会内耗掉?再于是,干涉就慢慢有条件了,汉奸就可以堂而皇之了,殖民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样的推断是有根据的,三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倒邓,其正确合理部分几乎不提,一提就遭来斗争,这就是早期被植入的具体表现,也许很早以前某个左翼大佬就把这个分割毛邓为死敌的思想植入了,因为那时候条件最好,我们很多同志没有这样的认识,当然包括我自己,结果我们在这条道上执行了三十多年,丰收的却是被边缘化甚至是被妖魔化地果实。正确的态度是,要站在国际共产主义和国内共产主义事业的高度,站在中国完整党史的历史高度并结合帝国主义时刻阴谋诡计的吞并我中华野心的事实来分析我们的发展历程,今后方向和具体的战略战术。人为分割毛邓,把他们搞成死敌正是帝国主义们求之不得的,我们应当就事论事的来进行历史的解释,目的是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光辉不要像苏联一样垮塌。因为我们还担负着国际共产主义发展的重担,我们党是国际共运在新时期的主力军。就象当年苏联内部反斯大林时候,各社会主义国家思想认识一片混乱,反斯大林的最后同样倒掉,主席却恰恰指出其错误,对斯大林三七开。不得否认的是,从那开始,社会主义国家被帝国主义各个击破。凡是认真看完我的全话的,基本有共识的应该不止一两位,凡是略微看一下的就急着要扣帽子,喜欢拿出某一句来上纲上线,而不是具体对内容本身和提出的主张感兴趣,指点江山惯了,没办法。还有一类就是看完后可命地挑拨第二类的与我们争论。让你纠缠不清,尔后从中转移话题,把内容和观点肢解,于是帽子就有了。仅此而已。右倾路线图:毛——邓——蒋——汪!左归路线图:反汪反蒋——辩证看邓——回归毛!

共识者请加入公正同盟3群:185981611。进入标示为,betway官网 ,“共识共进”。必发888 ,进群同志要考虑到本群也许直接面对大众,因此必须遵守本群纪律,同时特别强调的是进来本群的同志一定在群里报道,不能一声不响的潜水。

注:已经加入公正同盟群的请不要重复加入公正同盟
银河国际娱乐中心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